阅读内容

刚正不阿的谏官——任伯雨

来源:全球任氏宗亲网  作者:任杰弗  [日期:2009-10-28] [字体: ]

刚正不阿的谏官 任伯雨

作者  任杰

 

    任伯雨(1047-1119), 字德翁,四川眉山(今东坡市眉山区)伯雨出生名门。,字遵圣,以学问气节推重乡里,仕至光禄寺丞, 资政殿大学士。孜弟伋, 字师中,亦知名,黄州通判,后知沪州。当时称“大任”、“小任”。,任伋与苏轼父子为至交。苏轼写了多篇诗文赞颂和怀恋遵圣师中兄弟,《京师哭任遵圣,黄州师中庵记《送任伋通判黄州兼寄其兄孜等。先祖分别为浙江新安堂(著名文学家, 御史中丞)和山东乐安堂任不齐(孔子第17贤弟子,当阳侯)任敖(西汉开国名臣,御史大夫)任光(东汉云台二十八将之一)等。任不齐夏朝宰相奚仲商汤左相仲虺的后裔。其始祖为古任国王禺阳,禺阳是轩辕皇帝之少子。

 

伯雨从小与众不同,钻研古代经典,文章雄健有力。神宗元丰五年(1082)进士起初做雍丘县县令,管理下级急切严厉,安抚百姓如同对待自己的伤口那样周到细心 。雍丘县靠着汴河,水道运货的船只络绎不绝,从前雍丘因盗贼多而困窘,然而不曾抓到过盗贼,人们不明白其中的缘故。伯雨下令成批运送货物的船只不能在雍丘境内过夜,开始船家货主还不听从,伯雨就下令,东下的船只,用斧头砍断它的缆绳,奔京城的船只,护送着出境,从此雍丘夜不闭户,百姓安家乐业。

朝廷使者上奏了他的事迹,伯雨被召,做了大宗正丞,刚到任,又提升为左正言。当时徽宗刚开始执政,听用正直的言论,伯雨首先揭发章惇,说道:章惇长久窃取朝廷大权,欺骗朝廷,流毒百官,趁先帝变故的仓促之机,就表现出篡位之意,看不起陛下,不再有做臣子的恭敬。假使他的用心得以实现,将在什么地方安置陛下与皇太后!  如果宽恕而不杀他,那天下的大义就无法阐明,大法就无法确立了。我听北方的使者说,去年辽主正进食,听到中原罢免了章惇,放下筷子起身,接连称好,说宋朝错用了这个人,北方的使者又问,为什么对他只像这样放逐贬谪呢?  从这件事看来,对章惇不只是如孟子所说国人都说该杀,虽然是蛮貊之邦,也无不以为该杀的。  奏章上了八次,皇上贬章惇到雷州。

伯雨在谏官的位置半年,上疏108份。大臣们惧怕他多言,皇上让伯雨做给事中,私下里告诫他少说或不说, 伯雨不听。批评朝政的言论更加有力,而且上章弹劾曾布。曾布察觉了这件事,调伯雨任度支员外郎,不久到虢州主持工作。后来崇宁年间官员结党的事发生了,伯雨受到牵连,被削官发送通州。 又被蔡卞陷害,先后被广东雷州和福建邵武奸人还不甘心,用匿信又抓了伯雨的二个儿子申先,将他下狱。祸不单行,伯雨的妻子在江淮家中又刚去世,子捕妻逝的消息一齐送到。伯雨对这两件事处之泰然,他说:死的已经死了,活着的对朝廷有罪,也合当从此诀别。如果不这样,上天难道会枉杀无罪之人吗? 

1119年伯雨病故。绍兴初年,高宗颁诏追赠已故的伯雨为龙图阁,加赠谏议大夫,采纳他的谏章,追贬章惇、蔡卞、邢恕、黄履,明确被诬陷的宣仁事件来告知天下。淳熙年中,赐谥号忠敏

     伯雨为宋哲宗驸马都尉。育有二子,象先,进士,因受父亲牵连,弃官归田。次申先进士, 中书省起居舍人,直院中书舍人, 掌外, 尚书礼部员外郎,晚年调湖南岳阳湖广岳州刺史,闽西白叶坑伯雨曾孙任希夷后代称其为“忠公,卒谥忠毅”

 

    南宋咸淳十年(1274),雷州人兴建十贤祠,供奉十位谪居雷州或贬经雷州的名臣: 寇准苏轼苏辙秦观王岩叟任伯雨李纲赵鼎李光胡铨

                                     

                                                        广东雷州十贤祠         

 

主要参考文献: 《宋史》卷三四五·任伯雨传

 

雷 州 十 贤 祠

中国社会科学院前院长  胡绳诗

 

海角几番迁谪愁,栖栖岂为稻粱谋?

丈夫有志谁能夺!欲上高台互酢酬。

 

苏轼《送任伋通判黄州兼寄其兄孜

吾州之豪任公子,少年盛壮日千里。
无媒自进谁识之,有才不用今老矣。
别来十年学不厌,读破万卷诗愈美。
黄州小郡隔溪谷,茅屋数家依竹苇。
知命无忧子何病,见贤不荐谁当耻。
平泉老令更可悲,六十青衫贫欲死。
乡遗老至今泣,颍川大姓谁能箠。
因君寄声问消息,莫对黄鹞矜爪觜

 

苏 轼京 师 哭 任 遵 圣

十年不还乡, 儿女日夜长。
岂惟催老大, 渐复成凋丧。
每闻耆旧亡, 涕泫声辄放。
老任况奇逸, 先子推辈行。
文章小得誉, 诗语尤清壮。
吏能复所长, 谈笑万夫上。
自喜作剧县, 偏工破豪党。
奋髯走猾吏, 嚼齿对奸将。
哀哉命不偶, 每以才得谤。
竟使落穷山, 青衫就黄壤。
宦游久不乐, 江海永相望。
退耕本就君, 时节相劳饷。
此怀今不遂, 归见累累葬。
望哭国西门, 落日衔千嶂。
平生惟一子, 抱负珠在掌。
见之龆龀中, 已有食牛量。
他年如入洛, 生死一相访。
惟有王浚冲, 心知中散状。



阅读:206
录入:站长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