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内容

从“革命救国”到“科学救国”

来源:全球任氏宗亲网  作者:站长  [日期:2011-03-25] [字体: ]

从“革命救国”到“科学救国”
——任鸿隽与中国科学社 
 
标签: 革命救国 科学救国 任鸿隽 中国科学社 
● 张剑 

 

 

    摘要:任鸿隽不是在试验室进行科学研究的科学家,而是致力于科学之推展,以救国建国的先驱者。
    
    与许许多多的热血青年一样,在辛亥革命的洪流中,任鸿隽积极投身革命,成为推翻帝制的一员。与大多数革命者不一样,袁世凯当政以后,他既没有躺在革命的功劳薄上,与袁政府同流合污;也没有继续革命,与袁政府进行不共戴天的斗争;而是选择了建设国家的道路,留学美国,“为将来国家储才备用”。对比中西,他以为科学乃是建国、富国、救国之工具,团结同志、组织科学学会是发展科学的重要手段。于是宣扬建立“学界”,并积极行动,与同道创建了对中国科学发展影响极其深远的中国科学社。与当时大多数“科学救国”论者停留于“空谈”不一样,他一直认为进行艰苦的科学研究是发展中国科学的惟一正途,乃大力宣扬科学研究,并积极创办中国科学社生物研究所,使之成为近代中国科研机构的典范。以后无论是担任大学教授、校长还是就任中央研究院职务,或主持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他总是本着为国家建设服务的理念,致力于中国近代科学事业的推展。同样令人瞩目的是,任鸿隽的“科学救国”理念与一般仅停留于“技术救国”层面不一样,他将追求科学真理、进行纯学术研究作为发展中国科学的不二法门,看做是科学家之本质特征。
    
    一、从“革命救国”到“科学救国”
    
    1904年,十八岁的任鸿隽冒籍巴县参加科考,在一万多名童生中名列第三,成为最后一代秀才。但时代毕竟不一样了,同年,任鸿隽考入汇聚了留日学生、新学堂毕业生,还有革命党人的重庆府中学堂,那里不仅传授新知识,有算学、物理、化学、英文等课程,而且教员学生一律短装,上体操课,进行军事训练。在这里,任鸿隽从革命党人杨沧白(杨庶堪)游,读梁启超《新民丛报》、孙中山演说小册子,“渐不以校课为满足,而时时作改革运动”(第678页)。
    1907年任鸿隽到上海入中国公学。中国公学是“革命党的大本营”,任鸿隽入学后第一件事是剪辫易服,“虽由此冒革命党之嫌疑,不顾也。”(第678页)在这里,他结交了大批朋友,如胡适、杨铨、但懋辛、张奚若、朱经农等。在朋友的帮助下,任鸿隽翌年东渡日本。
    1909年,任鸿隽考入东京高等工业学校,成为晚清政府的“官费生”。在享受国家“俸禄”的同年,加入同盟会,进入反清排满的“革命共同体”。与革命党川人喻培伦、黄复生等交往,亲见他们制造炸药受伤,乃选习化学以明了炸药制造的原理,为革命作贡献。“吾此时之思想行事,一切以革命二字所支配,其入校而有所学习,不能谓其于学术者所企图,即谓其意在兴工业,图近利,仍无当也。”(第679页)“吾是时所最感快乐者,即平时好友不知其同属革命党人,偶于秘密会中遇之,于狂喜之余,交情亦愈浓厚;最痛苦者,广州之役,亲送许多至友前往参加,一旦败耗传来,真如天崩地裂,万念皆尽”(680页)。他也以文字宣传革命,发表《川人告哀文》、《为铁道国有告国人书》等,慷慨激昂,极尽渲染之能事。此外,从章太炎习国学,“在学问方面,自己认为值得的,恐怕是从章太炎先生读了几年国学”(707页)。
    武昌首义后,任鸿隽弃学回国,参加革命。南京临时政府成立,任鸿隽担任临时大总统秘书,担任起草文告等工作,孙中山《告前方将士文》、《咨参议院文》、《祭明孝陵文》等均出自他的手笔。南北议和,任鸿隽和几个秘书处的同事决定再到国外继续求学,议请政府资送留学,不想却引发了民初“稽勋局大派东西洋留学生”。由任鸿隽拟具呈文向孙中山申请,不意名列首位的他却未获批准。胡汉民希望他不要出洋,留下继续工作,而且说这是蔡元培的意思。蔡说民国初建,希望他多贡献力量,不必急于求学。参议院方面也要他担任地位很高的秘书长职务,友朋们劝他留下来担此重任,但他留学志愿已决。

阅读更多内容1 · 2 · 3 · 4 · 5 · 下一页>>

阅读:25
录入:站长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