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内容

任氏中的俄罗斯后裔

来源:全球任氏宗亲网  作者:站长  [日期:2012-04-30] [字体: ]

  日夜奔腾的黑龙江作为中俄两国的界江,以它的博大、无私养育了沿江两岸两个国度的人民,也见证了两国人民真挚的友谊。

  在每年的捕鱼期内,两岸的渔民驾驶着各自的渔船往来于江面上,他们互相打着招呼,相处得非常自然和谐。

  其实,很早以前,中俄两国的人民就互有往来,关系密切。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为躲避战乱,有一批俄罗斯人偷偷地渡江来到对岸的中国,并在这片异国的土地上繁衍生存了下来。如今,他们已成为了真正的中国公民,过着和中国公民一样平等自由的生活,他们就是生活在嘉荫县常胜乡桦树林子村的俄罗斯后裔。据了解,这个村共有人口464人,其中有俄罗斯血统的占了三分之一还多。

走近俄罗斯后代

  近日,记者来到了位于嘉荫县西北部的常胜乡桦树林子村。一进村,一排排红砖亮瓦的住房便映入眼帘,几乎每户村民家的院里都停放着一台到两台农用机械,有的村民家还购置了联合收割机。村民们大多在院子里检修着农机具,为春耕做着准备。不时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村民走过,他们中有的非常像外国人,带路的包村干部小马对我们说:“瞧,这就是俄罗斯后代。”

  在桦树林子村村委会主任付长友家,村书记侯兆启早就等在了那里。侯书记说:“桦树林子村的俄罗斯后代可以说是全县最多的了,因为他们已经在这里生活了近80年,且与当地人结婚生子,现在的俄罗斯后代基本上都是混血儿。这家的男主人付主任就是。”

  正说着,到村民家指导备春耕工作的付主任从外面风风火火地赶了回来。细一看,村委会主任付长友确实长得非常像俄罗斯人,高高的鼻梁,深凹的眼眶,灰蓝色的眼睛……见到我们惊奇的神情,付主任爽朗地笑着说:“我的头发是后染成黑色的,要不,和我的胡子一个颜色,就更像了。”

  付主任说,早些年到外地去走亲戚,走在街上,人们都惊奇地围过来,有时会一直跟着走很远,边走边问他:“你从哪来啊,是苏联还是中国啊?”

  侯兆启书记接过付主任的话头说,因为与俄罗斯人长得非常像,还闹出过不少笑话呢。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对岸的苏联采伐工人采下的木材大多采用顺江漂运的方式运到下游。有时桦树林子村的村民就到江里趁机打捞一些过了界的木材,留着自己用。一次,几名村民在打捞时,遇到了苏联的水警。水警不让别的村民去捞木材,却对俄罗斯后代非常宽松,用手指着比较粗大的木材,比画着让他们拿粗一点儿的。事后,村民们分析,大概是苏联水警认为这些人是本国人,才这么做的。

  据付主任介绍,因为当初从俄罗斯偷渡过来的大多为女性,所以,这里居住的俄罗斯后代大多随了父亲的中国姓,其中以付、丛、任等几大姓氏为多。

  在桦树林子村,人们习惯地把从上世纪三十年代第一批偷渡过来的俄罗斯人称为第一代,以后他们的子孙依次为第二代、第三代……现在,这个村子里年龄最大的俄罗斯后代是73岁的原桦树林子村老村长丛广信,按村里人的排辈法,他属于第二代。第一代的俄罗斯人都已不在了。最小的俄罗斯后代是只有20个月大的、付主任的小外孙——穆月,他是第五代。

年纪最大的俄罗斯后代

  丛广信是村里年纪最大的俄罗斯后代,他和老伴李玉芳都是有着俄罗斯血统的混血儿。回忆起自己的母亲,丛广信眼中满是深情。

  丛广信的母亲是俄罗斯人,上世纪三十年代,为了躲避战乱,当时只有20岁的母亲随着伙伴一起偷偷渡江来到中国,在常胜乡的常家村落下了脚,并与当地的农民组成了家庭。在丛广信的记忆中,母亲高高的个子,皮肤白皙,金黄的头发,非常漂亮。还会说一口流利的俄语和汉语。母亲爱穿裙子,无论春夏秋冬,她都穿着自己手工制作的布裙子。

  丛广信的母亲与李玉芳的母亲是一同从当时的苏联来中国的,在异国的土地上,她们互相帮助,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李玉芳说,小时候,自己的母亲和丛广信的母亲交谈的时候都是用俄语,她当时只是觉得两人说话的时候很有趣,但自己却一句也听不懂,母亲也从来不教她说俄语。后来,母亲把她许配给了丛广信。

阅读更多内容1 · 2 · 3 · 下一页>>

阅读:114
录入:站长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