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内容

任氏家族武将:秦朝南海尉大将军——任嚣

来源:全球任氏宗亲网  作者:michael ren  [日期:2010-02-01] [字体: ]


  史载:秦嬴政二十五年,大兴兵,使王贲为将,攻燕辽东。得燕王喜。还攻代,虏代王嘉。王翦随定荆江南地,灭楚,虏楚王负刍,置会稽郡。五月,天下大哺。

——《史记 秦本纪》


  公元前222年,秦国大将王翦平定了楚之江南之地,俘获江南之地越族首领。在江南设置会稽郡。之后在向南挺进。然而,王翦虽有60万大军之众,不料却在五岭一带遭到越人的重创。王翦为了保存自己的名声,下令班师回朝。
  宫里 王翦跟秦国的最高的统帅谈起了他此次出征的感受。越人的战斗的那种的精神,对于生命的执著,深深地印在了秦军将领的心里。
  这些跟他的另一位爱将蒙恬所说的一样。
  始皇帝不明白,为什么这些胡人、越人比东方六国更难对付。他们强悍、无畏、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他们就继续战斗。
  始皇帝下定决心,在解决完东方六国的问题之后,一定要解决南越和北胡的问题。以期一劳永逸。公元前221年,始皇帝完成了统一东方六国的大业,群臣请始皇帝上尊号,以章显秦国帝王伟业尊容。在众人的建议下,始皇帝将古代君王的名号合并有加以改变,遂有传之千古的‘秦始皇帝’希望传之千世万世。
  然而,始皇帝始料未及的是,就在他的眼皮底下,一场夺嫡之争。早已经进入到白热化的阶段。首当其冲的还是兵权。
  术士侯公和卢生、被公子扶苏推荐为始皇帝服务,但是,让扶苏意想不到的是,这两个人作的一件事情。二人相始皇帝进献了一本书——《录图书》。二人称此书是二人在蓬莱仙山据周文王的《易》书演化而来,可知前五百年、后五百年故事。可知兴废、可知祸福。始皇帝奇之,问于二人,二人战战兢兢不敢说,在始皇帝的劝说下,二人说出了书中的一句话:亡秦者,必胡也。始皇帝问‘胡’怎解。俩人见赵高在侧。慌忙说这是天机。始皇帝必须自己领悟。始皇帝遂不追究二人。宣室,始皇帝召集一帮文臣武将议论此事。谁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众人纷纷把矛盾的推向了问题的关键,北胡和南越的问题上。而这个问题的关键是谁来为帅,谁来掌兵。始皇帝天生猜忌的性格使得当场虽然决定了出兵。但是掌兵的大任。始皇帝没有立即决定。他要去找一个人。始皇帝将问题抛给了蒙毅,希望蒙毅能为他解答。蒙医问为什么陛下要将这样天大的问题交给一个下臣解决。始皇帝告诉他他心目中最想说出来的一句话。就是它百年之后大秦帝国的后继之君究竟谁是他的心目中的最佳之选。面对不可一世的帝国君王。蒙毅被感动了,但是蒙毅毕竟是蒙骜的孙子,蒙武的儿子,出奇地冷静。他异常可观的分析了秦国的形势。为了确保不知生变。蒙毅向始皇帝推荐了任嚣为南攻的主帅。
  蒙恬率所部北击匈奴。赵高的门生屠睢和赵佗为攻越主帅。
  屠睢效法秦国名将攻破东方六国时的战术,作战凶狠,希望一鼓而定,希望以武力服人。 可是事实并非如此,在战争的开始阶段,屠睢依靠强大的兵力上的优势,取得了不少的胜利,但是屠睢沉浸在杀人的快感中,但是,当时许多秦军的将领已经不再以杀人为乐,只要是真心实意地请降,大部分的将领都会同意。而且,屠睢杀得越人越多,仇恨他的越人就也越多,随着战争不断地进行,每攻下一个地方屠睢就要派兵驻守,当占领的地方越来越多的时候,此消彼长,屠睢手中的兵士就越来越少了。而且,越人也改变了最开始同秦军硬碰的作战的方针,改为偷袭,夜袭,杀守卫,烧军营。毁道路,劫粮车。秦军不是陷入乏粮的窘境,就是陷入兵力的不足,虽然越人的攻击是零星的,不成气候的,但是越人积少成多,屠睢明白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他的大营已经被俞宋部族的人烧毁,屠睢也差点丧命。
  屠睢带一百余骑逃命。然而越人是不会放过这个杀人的魔王的。屠睢被越人追得无处可逃。最终被越人的矛射死,如同一只刺猬。秦始皇帝得到消息,不觉大怒,屠睢丧师辱国。奈何身死,始皇帝欲追究赵佗救援不利之罪。公子扶苏和众人劝解。始皇帝遂作罢。始皇帝诏副将军赵佗回咸阳述职。始皇帝见赵佗说的十分得法,心中不免对赵佗心有爱惜。眼见秦国的将军们一个个都是个大老粗。自己的后继之君若是有此人相辅佐。大秦的江山何愁不固阿!
  始皇帝问赵佗若是前次出师的问题提他解决能否愿意再次带兵攻越,赵佗素知始皇帝之秉性。赵佗想起了自己师傅任嚣的话。没有立刻答应始皇帝的话。
  为了扭转兵力不足、粮草供给的困难局面,公元前217年,秦始皇命监御史史禄在今广西兴安县境内开凿沟通湘水和漓水的灵渠。由于灵渠总长仅34公里,工程的劳动量不大,秦军很快就完成了。灵渠沟通了湘水和珠江水系,秦军的粮饷能够络绎不绝地运到岭南为秦始皇完成岭南的统一大业提供了可靠的物质保障。
  公元前215年,始皇帝下令再次旌旗南指、攻伐百越。
  面对秦军的强大的攻势,西呕部落立刻就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西呕部落的首领俞宋向来仗着部落的强大起伏邻近的部族,在任嚣和赵佗的攻击下,西呕部落已经退无可退。建赵佗和俞宋的女儿荔女邂逅。赵佗这样为俞宋开脱,显然是由私人的目的的。任嚣拒绝了赵佗的议。俞宋的女儿看上了赵佗,希望自己的父亲能和秦军和解。希望父亲能够亲自去秦军的大营去负荆请罪。求得秦军的谅解。可经过上次屠睢进军岭南时血腥的俞宋坚决的不同意。决心要跟秦军战斗到最后一个人。 秦军已经对西呕部落形成了合围之势。朝廷也派了钦差。此行要把俞宋的人头带回咸阳。荔女找到赵佗说,只要能放过自己的父亲一马。按照越族的习俗。自己将立刻决定自己的终身大事。公子扶苏托人传话给任嚣和赵佗。希望俩人在岭南的战场上替他争一口气。有蒙恬在北,他们两人在南。大事可定。希望他们不要意气用事。以大局为重。公子扶苏、老师任嚣、朝廷来使、俞宋、俞宋的爱女荔枝的压力都在考验着赵佗。考验着他。赵佗受到了比战场上更大的压力。
  西呕的问题得到了解决。西部族归顺了秦朝,俞宋也没有真正的死去,因为,咸阳的来使是公子扶苏的家奴出身。在事情危急关头,咸阳来使挺身而出。因为,从岭南到咸阳,若是一路走去,无论是谁这人头若是稍加不注意肯定腐烂无疑,只要攻越的军队中没有人向外界传递消息的话,这事情等于就是死无对证。一个看似困难的问题,就这样轻易的被解决掉了。
  有了俞宋的加盟,平定西部越族的进展异常的顺利,而且,在赵佗的建议下,任嚣公开的宣称,大军尊重越人的习俗,只要肯归顺,一切都可以照旧。
  任嚣和赵佗兵不血刃的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许许多多的越族不落在俞宋的感召下纷纷前来归顺,声称愿意接受大秦、愿意奉始皇帝为天下至高无上之帝王。捷报传至咸阳,始皇帝也纳闷这个任嚣和赵佗为什么会折磨不费力气就平定了诸多的地方。面对雒越族的坚壁清野的态度。任嚣发誓要给雒越族好看。一定要血洗雒越族。并让士兵出去传话叫阵。俞宋提醒赵佗要忘了,这里可不是中原。越人可没有中原人士的那种温顺。赵佗恍然大悟。连忙去大营找任嚣,向其说不要滥杀以免后果不堪设想。任嚣哈哈大笑。赵佗纳闷问之。任嚣说自己何尝不知,若是雒越族人依旧坚壁清野长此下去也不是办法。若是雒越族人能出来,便能与之谈判。赵佗方才明白过来,佩服大将军的心智。但是聪明的雒越族人,依旧不肯献身出来,这让任嚣和赵佗十分的头疼,找不到人就不为之降伏。
  俞宋自归秦之后,一直都像着为秦国立功以赎回自己杀死前任主帅的罪过,奈何,一直没有什么机会和破雒越的良策,而且,越人久居南蛮,教化未开。当自己女儿慧眼识珠,爱上高大威猛的秦国将军赵佗的时候,俞宋也喜欢上了这位爱婿,虽然,越人没有中原人士的那些繁琐的礼仪。但是俞宋心中明白,自己虽然是部落的首领但是自己亲生的女儿就这一个,以后还真的要靠这个赵佗照顾自己的生活,所以帮他就是帮自己。赵佗和任嚣在想着破敌,俞宋也在想着破敌的法子。
  一天,俞宋劝解女儿让他跟赵佗和好,女儿口口声声死活不愿。俞宋无奈,只好作罢,俞宋随口说出,秦军面临的困境,谁料想女儿替大家解开了这个结。荔枝女想到了办法。赵佗的部将史定扮作越人潜入到了雒越人聚居的山林之中。
  英军帅气的史定将雒越族人慑服了。史定带领着小股的越人‘偷袭’秦军。抓获得秦军的士兵越来越多。雒越部族的首领要杀掉这些秦军的士卒,在史定的建议下,这些士卒没有被杀死,暂时被拘押起来,以被将来战事不利时,同秦军谈判的砝码!任嚣、赵佗、问俞宋和吕嘉岭南的方略。众人一致的意见是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深入岭南的部队已经完成了预期的使命,可以向咸阳请示下一步的行动了。任嚣和赵佗同意了他们的意见,二人驰书向咸阳报告大捷讯息。并请示下一步的行动。不久,始皇帝诏命下来。在岭南陆梁之地设置桂林、南海、象郡,诏命任嚣为南海尉督帅岭南所有大秦之兵。赵佗在南海郡治择一县令之。辅佐任嚣。
  任嚣和赵佗都知道这道诏命一方面是始皇帝的真实意思另一方面,也是为公子扶苏将来临登大位做好铺垫,若是有人敢对公子扶苏图谋不轨,自己的岭南驻军和大将军蒙恬的河南地的驻军即可并发中原勤王。二人觉得机不可失。决定就此在岭南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来。
  始皇帝看到任嚣和赵佗的联名上书以后,大为感动。首先,大秦的将领中很少有能文能武的,若是任嚣和赵佗真的能在岭南这个瘴疠横行的不毛之地开创出一片大秦帝国的土地,那么得利的只有朝廷,只有自己的后世之君。在许多人的眼里,包括任嚣和赵佗的心目中,他们的皇帝是一个‘豺声狼顾、鹰隼虎视’的天生容不下别人桀骜不驯的霸主。但是他在岭南问题上的态度。最起码应该得到我们这些后世之人恭敬和敬佩。发贾人以为经略岭南兵略之助、公元前213年,秦始皇帝三十四年,始皇帝又为岭南派来了大批的中原人士,虽然这些人都是触犯了大 秦法度的‘不直者’。是秦国的‘败类’。但是他们和任嚣和赵佗一样,是中原文化融入岭南文化的先驱者。是可以被奉庙以祀的。他们开岭南中原风气之先。开南粤商业之先。若不是他们,广东也许就不会成就今天的辉煌的成就,他们在岭南落地生根,所以如今广东人血脉里流淌的就是他们这些祖先的血液。
  所以说,当这些中原人士被差往岭南之始,一曲中原人士大移民的悲壮的进行曲也同时被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停留在那些被尘封已久的历史故事中间。当第二批戍边的民众被征发来岭南的同时,岭南也掀起了在他的历史上的第一次大建设的高潮。
   任嚣在番山和禺山之间建番禺城。赵佗在龙川也筑土城、兴衙署。在诸多没落岭南中原人士的协助下,任嚣和赵佗的带领下,岭南大治的局面即将形成。
  赵佗和任嚣在岭南大兴土木,也引起了不小争议,俞宋和番禺龙川当地的土著越族认为他们这样在土地上掘土、伐树而且事先有没有什么祭祀神灵之礼。最终是要受到上天神灵的惩罚的。是要遭报应的。并且越族的首领认为遭报应不一定会是这些北来的军士,而是已经在岭南生活了这么长时间的越族人,因为这些神灵使他们的祖先,若是自己不加以阻止秦军士兵的行为。报应迟早的就会将临到自己的头上的,所以他们成群结队的以死相威胁阻止秦军士兵擅掘地土、擅伐山林的行为。岭南的大计一成不变,倘若再有人阻扰行动,一定要血洗山川,让越人见识见识横扫了东方六国的大秦士兵的战斗力。说归说,政治永远是一种游戏,任嚣就是再笨,也不会让自己治下成天的就是血雨和近乎仇杀似的报复一直就这样延续下去的。就是朝廷不追究。自己也受不了的。更不用说睡一个安生的觉了。
  任嚣召来了自己得意门生赵佗商议此事。言语间,任嚣也把自己所忧虑的事情跟赵佗说了,赵佗也有这样的看法。但是,作为一个大秦的将领,作为一个外族人,作为一个统治者,若是完全按照越族的说法,又不太合适,若是开了先例,长久下去的话,越人稍有不满就会跟自己提出任何要求。任嚣的意思是,无论如何、最好是让越人收回自己的条件,自己可以有所妥协。
  赵佗联系到以前屠睢为帅时,因为采取了歧视越人的政策,最终招致杀人之祸,自己当时逃过杀身之祸,完全是因为自己和自己的部卒尊重越人的习俗。尊重越人。行好与越人。越人又不是不通人性的禽兽,要在岭南有一番作为没有越人的相助是不可能的,必须要行好于越人,动之以真情,晓之以大理。应该是能感化的。在俞宋和吕嘉的协助下。赵佗采取了一番得越人之心大行动。恩泽岭南山水、情遍那南越大地。遍收越人之心。为了解决越人和戍守的秦军剑拔弩张的气氛。任嚣同意赵佗和集百越的政策。越人和秦军互不信任的气氛被顺利地解决。最终使在番禺建城、在各县建城、兴衙署的大计划顺利地实施。越人能够接受华夏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大兴土木是个赵佗的努力分不开的。
  在建城的风波平息之后,在上元节、中秋夜,每逢佳节倍思亲、多年的异乡之旅、更加的使他们对故土、对故乡、对亲人充满思念之情。而且,这种情绪在秦国的军旅中间像瘟疫一样的传播开来,越来越重。有许多的士卒不顾任嚣和赵佗的将令不顾秦国军队的战斗的纪律,不顾秦国的严苛的法度。偷偷的翻山越岭逃回中原。去与自己久别的亲人、父母、妻子团聚、甚至只要见上一面不惜以死。赵佗为了震慑这些事情的过度的蔓延亲手斩杀了不少士卒。逃跑被捉回的士卒。
  正是因为任嚣在政治上不像屠睢一样糊涂。吸收了屠睢失败的教训。在政治上他虽然不是一个天才。但是在赵佗的协助下,也算是颇有建树的,他抚绥有道,恩洽扬夷。使得南越各个部族的民众稍稍的安定了下来。所以,在岭南的戍守的边民和秦军士卒不像在其他地方戍守的边民一样,生活中没有那么多的恐怖。
  跟越人相比,作为一个统帅、一个秦军的将领,任嚣和赵佗比谁都明白这些跟自己出生入死的士兵就跟自己的手足一样,是需要用真心去对待的。是需要用真心去感动他们的,如若不然,号令不行,一个再有本事的大将军也仅仅是一个空头将军。只是一个躯壳而已。所谓的‘一将功成万骨枯’也许就是这个道理吧。
  若再不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逃卒的问题只会越来越多不可能越来越少。赵佗又不是圣人、也不是神仙、他也有自己的故乡,有自己的亲人在巨鹿 在东桓。他也想,他也想看看自己多年未见的老母亲。
  咸阳接到赵佗的书呈为岭南派来了一万五千名女子。但是面对人数众多的秦军士卒,这些女子是远远不够的。赵佗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让其余的士卒把家就按在这里,与越族当地的女子通婚。
  不但让秦军的士卒于越族的女子通婚。而且,随大军前来经略岭南的中原男子皆可以于越族通婚,赵佗的这种决定不但,有利于汉越民族之间的互相了解,消除民族之间的误解和隔阂。而且有利于汉越民族之间的融合,为我国后世成为统一的多民族的国家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而且,赵佗和任嚣在一系列的施政过程中得到了岭南越族人和中原人的人心。中国有句古话得人心者的天下。任嚣心目中那个庞大的计划,正在一步步的实施而且这些又是和赵佗在岭南的施政是分不开的。任嚣越来越觉得自己落在赵佗的后面,也许他心目中的那个庞大的计划要随着自己的老去而改玄更张了。赵佗就是他心目中的最佳人选。
  赵佗和任嚣在经过一系列的措施之后,不但自己所率领的士兵对自己比以前更加的俯首听命,而且,随大军前来戍守的边民看到自己的生活有了美好的前途,更加的对赵佗和任嚣恭敬有佳。赵佗和任嚣的这些措施不但使秦朝在岭南加强了守备,而且为以后在岭南割据称霸创造了条件。
  赵佗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始皇帝因为徐福之事恼怒一场,气血之际得了寒热。在丞相李斯的建议下,始皇帝前往离法驾最近的沙丘故赵的行宫小住,意欲待复员之后再回咸阳。作为一个雄霸天下的帝王,他最担心的就是扶苏能不能顺利得继位,不过他到死也不会明白,自己平日里最为疼爱的李斯和赵高最后为了个人的利益竟然将它的诏书给改了。本来始皇帝的意思是,命公子扶苏扶柩会咸阳,守丧,期满后即帝国皇帝位。但是赵高却联合李斯密谋,鸠死公子扶苏。篡改始皇帝之诏命,让公子胡妃的儿子胡亥即位。
  为了试探新朝廷对于岭南问题的态度,赵佗上书咸阳,请求朝廷再为岭南增派戍边的民众朝廷顾不上处理岭南的事情。糊里糊涂的同意了让他们悬着的一颗心掉了下来。
  这一次,赵佗再也没有手软,在接受了任嚣的遗言之后。接受了王道平的锦囊之后,赵佗的新第一次狠了起来。他把事情搞的更大了,他矫诏接位南海大尉。之后矫诏杀了那些经常和自己过不去的秦军的将领。南海郡治番禺的政治风波在赵佗的高压政策下。迅速的得到了平静。虽然赵佗实行的是高压的政治他的。
  公元前205年,赵佗开始了与安阳王的战争。
  通过这次战役,赵佗深入的了解了桂林和象郡附近部落的实力。眼下,若是要扼守五岭守住进退的砝码?留在桂林和象郡的兵力依然不能同当地联合了的越族部落相抗衡。赵佗和越族的首领结成同盟。同时赵佗化象郡为交趾 九真二郡。扩大了自己的势力版图。但也保留了越族部落在交趾大量的势力。由于赵佗在越多年,在越族部落中享有极高的威望。多数越族部落同意了赵佗的建议。
  西楚霸王也想把赵佗拉过来,如果说赵佗拒绝了秦朝钦差使臣的诏命是因为大秦帝国的气数以尽。而且,大秦的皇帝不知道珍惜民力自绝于天下。赵佗不会象李斯之徒抱住暴秦的这根朽木不放的。西楚霸王的邀请赵佗也拒绝了。西楚霸王想不到赵佗竟然会拒绝自己,楚霸王恼羞成怒之下,竟然把赵佗曾经的敌人,番禺人小小的番阳令吴芮封为衡山王。都城长沙。他的封地包括了岭南的四个郡治。不是岭南王的岭南王平静的接受了楚霸王的挑衅。楚霸王作出这等事情只能是亲者痛、仇者快。若是赵佗真的受不了,带兵攻入中原。不知道楚霸王还会想着赵佗真的是一个懦弱的守成之辈,而不能望南而坐北面称孤哪。反正被项羽打得抱头鼠窜的刘邦在闻知楚霸王的好事之后,跑的已经精疲力尽的刘邦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无论亲随怎么样劝解他,他也不跑了,坐在地上好好的喘了口气。哈哈大笑起来。也许他真正的看到了楚霸王终有一天会失败的。他以后再也不用怕那个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了。公元前204年,赵佗建立南越王国自立为南越王。在原郡治番禺建立南越王国的都城,从此历经九十五年的南越王朝就这样开始了。
  衡山王吴芮在西楚霸王的支持下,对岭南作了试探性的攻击,在付出了不的代价后,吴芮只得作罢。吴芮的兵力再也不像他刚刚被封为衡山王的时候那么的强大了,在项羽的眼里,吴芮的作用也没有那么大了,吴芮气不过,竟然把队伍拉到了汉王刘邦的帐下。更项羽做起对了。但是在刘邦的手下,吴芮也不是那么得到重用,汉王刘邦看上的不过是吴芮手里的兵马,和吴芮手下游万夫不挡之勇的英布将军。吴芮眼见自己的一切都成为泡影。这一次手里空空的,再也没有什么资本同别人叫板了。只好乖乖的在刘邦的帐下,做了一个有名无实的将军,成为江湖间的一个笑柄。
  刘邦在楚汉争霸之中获得胜利,建立大汉王朝,为了表彰那些曾经协助过自己,为自己顺利登上皇帝之位的有功之臣,刘邦大肆分封异性王。刘邦本来是不像封吴芮的,但是吴芮毕竟领着自己的亲兵来降,并且为他带来了一个大将军。英布,还有闽越国的自称是越王勾践后人的无诸。他们都为汉朝的建立立下了功勋。英布被封为九江王,无诸什么也不要,就要回了他的原来的位置,闽越王。眼见吴芮手下的人都封了王,吴芮急了,他托人向刘邦的妻子,吕雉送上金银珠宝。让皇后替他吹吹枕边风。这刘邦英雄一世,对于自己妻子吕雉还是有些怕的。无奈妻子说话了,而且论其功来就是封吴芮个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刘邦就下令封吴芮为长沙王,国都就在长沙,这个吴芮喜出望外还想着是皇后的从旁说话的功劳。又是一番珠宝向吕雉致谢。
  当长沙王吴芮和齐信侯姚无余受宠若惊的准备赴任的时候去发现自己被刘邦涮了。长沙国的封地五个郡有三个是在赵佗的手里,而且,这个齐信侯的食邑压根就在岭南,面对这种情况这个吴芮和姚无余纵然有千般的苦楚也只好演到肚子了。毕竟在朝堂之上自己没有提出任何的意见,现在反悔就是欺君。二人也只好肉烂在肚子里。不敢言声。
  吴芮看着求助无门带着姚无余去封国的任上。但是更可怕的事情在后面,自己虽然和其他的王都一样都是个藩王,可使自己却要面对强大的岭南的军事威胁。儿子封国的兵力有不足以和岭南的赵佗相抗衡。只好又把驻军的调配的大权交给了朝廷,做了亏心事害怕鬼叫门。吴芮自知不敌赵佗,又害怕赵佗来攻。乖乖的让朝廷掌控了自己国中的一切大权,等于是有落了一个空头藩王的名声。
  赵佗不愿意出兵是他不愿意再去经历战乱。他也是中原人,也听说过不少匈奴为祸中原北部边境的事情。在他的心目中也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点,自己身为中原人,身为一个华夏族的后裔,匈奴才是共同的敌人,刘邦这样做的目的很显然,这是在主动的暗示。赵佗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中国人历来的倨傲使他们谁也没有先低下他们高贵的头颅。因为谁要是先低了下去,就等于失去了谈判的砝码!所以双方都在等待着对方先发出求和的信号,这种信号,有没有固定的形式。毕竟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战争,都有些累了,都想放下心来歇歇了。
  既然双方的观点几乎已经相同了,谈判的可能性就增加了。
  有人这样说过: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乃定数也。
    赵佗接受中原汉王朝的册封,‘原封明诏,常为藩臣’。
  虽然有了陆贾出使岭南的成功,但是颇为狐疑的刘邦是不会放松对南越国的监视的,其他的诸侯忘在受到刘邦的打击之后纷纷分崩离析。只剩下吴芮的长沙国算是一个特例。但是刘邦也不放松,吴芮和赵佗之间的矛盾一直是刘邦利用的关键,既控制了长沙国又牵制了南越。狡猾的吴芮是一天不如一天成了一个空架子的特王。刘邦又装糊涂封了一个南海王。借以提醒赵佗这个一辈子都没有谋面的对手自己一直没有忘记对方。
  史载:吕后五年春,以有司清禁绝南越关市金铁、田器、牛、马、羊、畜不得关以牦,著令于边。颁布了所谓的别异蛮夷,隔绝器物的政令。不但跟南越断绝往来而且政令中颇有歧视南越的意味。消息一经传出立刻在岭南朝野引起了轩然大波。
  赵佗并不像真正的根汉廷动气。所以他也挑了一个人神共愤、助纣为虐的长沙过去打。等于是挑了一个软柿子来捏。如果说吕雉真的是一个杰出的女政治家的话,他也许会看出来赵佗的用意所在,但是他没有这样做。虽然他是高皇帝的皇后,是孝惠皇帝的母亲,但是却不得不背上了后人称为祸国乱政的骂名。
  赵佗在五岭上胜陈兵威,将岭北的几个县治搅了搅算是给了汉廷一点颜色。旋即准备收兵。那个跟随吕氏作乱的长沙王却被赵佗这一招吓得不轻,巴巴的跑到长安求救。希望吕氏集团能够出兵,救援长沙,如若不然长沙国不能保。说的有鼻子有眼的,那种口气几乎就是若是今天不救长沙国就要完蛋似的。
  临死之前高后吕雉为了发泄自己的私愤,竟然派人扒了赵佗先人在巨鹿东桓的坟墓。赵佗闻之气血昏厥。身边的大将也是义愤填膺。本来是一件小事,这下子闹大了。随赵佗出征的越族人更加的气恼。按照越人的传统祖冢、宗庙的毁弃要比国破家亡沦为他国的奴隶还要恼人。越王勾践当年为了保住越国的宗庙甘愿在吴王夫差的驾下为赶车的奴隶。这就是越人的传统。
  赵佗真的反了。在病体康复之后公元前183年自尚尊号为南越武皇帝。再也不与中原的朝廷为臣了。
  汉廷为了彰显足够的诚意。在长安城的官员中间偏选能够出使南越的德才兼备之士。平乱有功的丞相陈平建议仍然有赵佗的故交陆贾出使南越,但陆贾却推辞言说自己已经垂垂老暮不能再胜任出使南越的大任。陆贾不是不愿意去,在平乱的过程中包括丞相陈平都觉得对不起南越对不起赵佗。毕竟在评定诸吕之乱的时候,赵佗牵制了吕雉的视线,将吕雉拖死。为恢复刘姓天下是出了大力的。诸吕之乱时平定了。可是他们却没有保护好赵佗的先人坟墓。让这位深明大义的称霸南越的故人在自己的暮年的心理遭受到了这么大的创伤。汉文帝毕竟是这场斗争中的最大受益者。凭此登上了九五至尊的大汉的皇帝位,他的心里也自然而然的对赵佗充满了真诚的愧疚之情。但是事情已经发生,总不能永远的停留在对于往事的怀念之中,以后再也不与南越为敌。这是汉文帝在陆贾面前发自于肺腑的言语,曲逆侯陈平也是如是说。陆贾面对皇帝亲自相求的殊荣,也不得不答应汉文帝的请求。
  众将士收回了拒绝南越再次归附中原的请求。王宫前一场盛大的欢送陆贾的篝火宴会正在热闹的进行着。
  赵佗给文皇帝的上书中这样写道:高后隔异南越,窃以为长沙王馋臣,又遥闻高后尽灭佗之宗族。掘烧先人坟冢之故。臣愿长为大汉屏藩。奉贡职守。
  汉文帝和赵佗君臣之间的故事成为中国历史上一段令人传颂的佳话。吴王刘濞久有叛汉的野心,一直暗中的在聚集天下的豪侠、士子以期一战而夺汉室的江山。实力强大的南越国也是吴王刘濞和他的太子刘驹收买和拉拢的对象。
  睢阳城的攻坚进入到了关键的时刻,刘濞和刘戊的叛军无论怎样的强攻也拿不下睢阳。情急之下,刘濞修书希望南越的军队能够参战。但是南越军队的统帅赵越不是提出这个问题就是提出那个问题,一直磨磨蹭蹭不愿意前进。带刘濞忍下怒火答应南越军队请求的时候,南越军队才磨磨蹭蹭的上路。一刻也不想打仗那么的严谨。好像是让这些中原故人的后裔游览自己父辈们的故乡似的。刘濞气的够呛。眼看南越的军队指望不上。就只好自己和楚王的军队攻城了。
  果然不出南越王的所料,刘濞兵败之后,前往闽越逃难。游侠剧孟和他的剑客们正在闽越王的城外一起恭候着刘濞的来到。当刘濞发现闽越王和以前不一样的时候为时已晚。游侠剧孟手起刀落。一代枭雄刘濞就这样被结束了生命。刘濞的太子也遭到了同样的下场。
  曾经是汉廷为之震动的七国之乱随着刘濞的身死就这样被平定了。

阅读更多内容1 · 2 · 下一页>>

阅读:967
录入:站长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评论人:彬少2014-07-17
  原来是公子扶苏的人,可惜了扶苏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