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内容

任大都和龙驹马

来源:全球任氏宗亲网  作者:任永强  [日期:2010-05-03] [字体: ]

任大都和龙驹马

 

编者按:这是作者钝犁(笔名)先生载于贵州省印江县政协文史委《睡美人》上的文章,现由本人打印,刊于后。文章所说内容,历史上确有其事。由于作者使用的是笔名,未能与作者联系,请作者钝犁先生与我联系,我将按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给予一定的补助。作为任大都之后代,我十分感谢钝犁先生为传承我任氏历史文化所作的贡献。

 

我祖任大都,是入黔始祖任俸信(占国公之孙,入黔一世祖,于嘉定二年即公元一二0九年奉朝廷之命从蜀提师入黔)之曾孙(入黔六世祖)真名任景福,妣杨氏。因获龙马未上贡,并反抗异族统治,元末被诛遇难,尸首俱葬于(现)贵州省印江县沙子坡镇花园片区池坝村,未敢标记不知所在。生一子名子元(入黔七世祖,明朝,妣柳氏)。幸得我祖景荣(任二都)诈称奴名罗小留,免诛脱难。我祖景荣遂护送子元祖往邑梅司(现重庆市彭水县)杨外公家扶养成人,明朝时蒙杨外公表奏朝廷,且有军功,祈恩復职(厥宅长官司之职,相当于现在的印江县县长)。子元生四子乃:文富、文贵、文仁、文义。

───长子任文富 妣张氏 住现在的贵州省印江县板溪镇下洞村。

───次子任文贵 妣邓氏 住现在的贵州省印江县板溪镇上洞村。

───三子任文仁 妣杨氏 住现在的贵州省印江县鹿井溪。

───四子任文义 妣龙氏  住现在的贵州省印江县板溪镇坪底片区岩底寨和现在的贵州省印江县沙子坡天星村林家山(本人任永强属此支)。

 

任占国公之28代孙:任永强

公元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

于贵州省社会科学院

联系电话:13985058468

 

 

以下是贵州省印江县政协文史委《睡美人》的文章原文:

从前,(贵州省)印江北路池坝一带的厥宅长官司出了一个年轻的土司官,人们都叫他任大都。这任大都身长七尺多,头如巴斗,腰像黄桶,两眼似灯笼,吼一声,震得坛坛罐罐嗡嗡响,跑起来,能赶上飞奔的山羊,两个拳头就像两个缸钵。他从小就爱和砍柴放牛的小娃娃玩耍。当了土司官后还是和这帮人哥弟相称。尊老爱幼,全没有个老爷的样子。他从来就爱舞枪弄棒。老土司见他生来雄棒,不惜重金请来名师教他习武,十来岁就练就一身武艺,几十个人近不得他的身。

厥宅这地方是古木老林,人烟稀少,地方辽阔,野兽蛮多。人们辛辛苦苦的庄稼大半都被野兽糟踏了。所以这一带地方百姓最穷、最苦。几辈人以前,中原不太平,历代皇帝不管这号屙屎不生蛆的地方。百姓除了应酬土官头人点粮差外倒无其他搅扰,穷虽穷也还能安贫乐命。从上一辈人起,听说忽然冒出太平皇帝,山外边又冒出些官府衙门,平白无故加上了若干钱粮差役,稍有拖欠就有一帮如狼似虎的衙役抖着铁链子进山来拿人。被拉去的人不死也脱层皮。多半人家被弄得倾家荡产。野兽和官府,成了厥宅人民的两大害。

百姓穷,土司也难得富,有时和邻近的土司、头领去官衙办点事,每个人窄手窄脚,总觉得灰溜溜的。大都心想,只要没有野兽糟蹋,大家日子就要好过得多,土司衙门也要兴旺得多。于是,便集合一帮汉子,每天麻麻亮就上山围山打猎,摸黑才回家,晚上还放索子,安挑竿,设陷阱。这样辛苦了几个月,脚打起泡,手勒出血,虽然也猎得了不少野物,但还是不见好。那时,好大的林子,好深的沟壑啊。野兽们这里去了那里来,轻容易打得尽?任大都心里想,我要有匹好马就好了。跑的地方宽些,打的野兽也多些,一天能当几天,一年能当几年……。

他想呀,想呀,忽然想起邛江司有个老庚喂马,家里马多,何不到那里去相一匹?他带着银子到老庚家,说明了来意。老庚一面吩咐摆酒,一面邀他到马圈去相马。老庚说:“你老弟像无常二爷一样高大,一般的马不被你压趴下去?我只带你到关好马的圈里去看,你相中哪匹,我都奉送。”

大都和老庚到马棚一看,见槽上拴着二十多匹马。一匹匹毛色鲜亮溜滑,胸宽屁股圆,扬头甩尾,蹄子在地上踏得咚咚响,果然匹匹都是好马。大都在这匹马腰上按按,摆摆头,在那匹马腰上按按,摆摆头。看完了满棚的马,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老庚眼睛鼓得像牛卵子,奇怪地说:“啷个!你一匹也看不上?我这些马就是思南府都司衙门里也找不到!”大都说:“多谢你了。这些马都是好马,无奈我这身体太重,怕都驮不起,以后再说吧。”老庚无法,只好陪他进屋喝酒。

阅读更多内容1 · 2 · 3 · 4 · 5 · 下一页>>

阅读:251
录入:站长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